“美女”称谓普及的现实意义

多年前,在一个小单位担任 一把手 ,有一次,一位朋友邀请我出去小聚,算了算才六个人,而且全部是男士。于是他们强烈要求我把我单位的几个 美女 叫出去一起吃饭,我哑然失笑了,当然我知道他们的意思,调侃和真实的目的各占一半。也许是我审美疲劳,也许是我 身在福中不知福 。我单位确实有几个...

阅读全文>>

   

乱丝飞上青云台

禁止探视真是烦透了,比监牢都烦闷。困兽犹斗,发泄不完的精力。就这么折磨着人,忽然觉得后怕起来,想象着有一天走不动了,真的这样活着的时候,那得多么的绝望啊!烦透了,就像被凭空拎起来,把本来就没有多少水分的躯壳尽力的榨干。一棵精心呵护的小树被砍伐,一块精心栽种的麦田被碾压大半。四处的...

阅读全文>>

   

记录工作中的琐碎

凌晨一点多才到酒店,因为很难停车又耽误了一些时间,最后是把车停好了,可就算是回房休息心仍然是揪着的。果不其然,五点多就被电话铃声给叫醒 挪车。那时纵有一万个的不情愿,确也不得不去,谁让咱来的晚呢。等挪完车后,再躺在床上时却怎么也无法入睡。不知道在想什么,明明很累,甚至在心里一遍又...

阅读全文>>

   

生活中的绪语

喀纳斯,赛里木,这一路走来都有雪花相伴。到达时,雪花像一群开心的孩子围绕在我们周围,她们跳跃着、欢呼着,她们在风中翩翩起舞尽显妩媚动人的舞姿,似用她们最大的热情在欢迎我们的到来。离开时,他们又是那么的不舍,她们迎面扑进我的怀里,似撒娇,似阻拦,却任由自己化成离别的泪,就算我走过,...

阅读全文>>

   

释放深藏的心

感觉很久没有写东西了,心在现实的磨砺下一点点地滞涩,搁置的笔沉静地守候在笔筒里,那样一缕顷刻蔓延 这是一个的夜晚,什么都不做,也什么都不想做,只是无端地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和一些人,便莫名的多了些伤悲。看着这些从自己的指尖轻轻漏下的这些许冷冰、硬邦邦的文字,实难相信这是一个人的灵魂...

阅读全文>>

   

痛苦地滋味像什么

真是一场秋雨一场寒啊,不是昨夜一场淅淅沥沥的雨叫醒我扯来一床被子遮在身上,我的心可能还停留在那烈日炎炎的盛夏里。不管窗外的施工机器用多么嘶哑的声音呼唤我,我却仍然像一个喝多酒的醉汉,蜷缩在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里过着自己心中的夏天。如同一个失恋的人走不出那种揪心的痛一般。可是不管我情愿...

阅读全文>>

   

行走于沙漠公路上

浩瀚的沙漠中一条平直的公路就这样孤单的向前延伸着,似通向天边,让人看不到尽头。两条绿色的丝带飞舞着紧随左右,不远处许多光滑的沙丘被风雕刻出一个个形态可掬的小可爱伴随着路的蜿蜒。灰蒙蒙的天空失去了本该有的蓝,让美丽的太阳也无法撒下娇艳的光。进行了近百公里的位移却仍无法确定,因为路还...

阅读全文>>

   

疫情让人不得不休息

终于上团了,虽然凌晨一点多睡觉早上五点半起床,但我依然激情四射斗志昂扬的奔跑在宽广的公路上。没有太多的想法,就是觉得要动起来 ,只有动起来才有希望,才能安慰那颗茫然的心;只有动起来才觉得这就是。累,却怎么也睡不着,想去看看这个季节白桦林的黄叶,可停车场边的绿意盎然打消了我的念头。...

阅读全文>>

   

孤独的感觉

孤独的感觉,就像是自己对着全世界也找不到一个可以说话的人。以前觉得孤独是内心的忧伤,会有一种不安的、欲罢不能的那种想说话的冲动。可是慢慢的,慢慢的便习惯了孤独,也学会了享受孤独。其实习惯孤独本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可我却像热恋的人一样迷恋上了它。好像孤独成了一种常态,就算把自己融入...

阅读全文>>

   

“正大集团”成功的秘诀(《人生琐谈》六十九)

最近,中央电视台播放的由泰国正大集团提供编辑的节目《正大综艺》,受到我国电视观众的热烈欢迎。观看之余,想到了正大集团的创始人谢易初老先生的一件轶事。据报载,谢老先生一生从事农艺。1980年一个星期天,84岁的谢老先生又来到了葡萄园,连续修修剪剪了3个小时,而没有歇息片刻。当他再次...

阅读全文>>

   

难言的心情绪语

本来就回来的晚,洗完澡还要等洗衣机的衣服洗完,随手打开几瓶红乌苏,就当是过节犒劳自己了。其实我本不是特别好酒,并且很不喜欢酒的那种又辣又苦又涩的口感,却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喜欢上了喝酒后头脑那种似醉非醉晕乎却又清楚的感觉。那个时候真的感觉头脑是清醒又糊涂。想要笑的更开心,就算流泪也有...

阅读全文>>

   

博斯腾湖的金沙滩

第一次来到我国最大的内陆淡水湖博斯腾湖的金沙滩景区。这是新疆近年来新开辟的夏日旅游胜地,是一个大型的天然浴场,浴场地质为金黄色的细沙,故称 金沙滩 。湖水清澈,沙鸥翔集,岸边沙粒金黄细绵,色泽晶莹,沙砾精细又被称为 新疆的夏威夷 。我们乘快艇去登了鸟岛,因时节的原因,岛上已经没有...

阅读全文>>

©点滴记忆 | Powered by EMLOG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