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更迭,来日方长

过不去的事情,要学会放下,翻过了一页,才能到另一页。,是一本不清楚结尾的书籍,时过境迁再翻开,才能花团锦簇,回忆才能充满温度。2019年我与许多人见了面。有些人是初次见面,一见如故;有些还是熟悉的面孔,感谢时光,感谢相遇,感谢你们还在。有些事情,我一直不敢面对,现在开始学会了慢慢...

阅读全文>>

   

女人四十

熟识的女人从来都对自己的生日绝口不提,仿佛这是最令她们难堪的秘密。她们宁愿身着内衣亮相,也不肯出证示人。的烦恼本已够多,何须再做增添?在国外,许多女人都笼罩在年过40的恐惧中。40岁是教堂欢迎女人去给牧师打扫为生的年龄。人人皆知,你再也无法对谁产生诱惑了。年轻,风行我们时代的一个...

阅读全文>>

   

蝴蝶飞过红墙来

刚刚立春才一周,身上的棉衣已经褪下,顿时感觉轻松了很多。一只橘黄色蝴蝶飞过红色的院墙,在阳光下晒着太阳。这昆虫真的很有灵性啊,也知道这春光乍泄的美感啊。地面的土柔软而细腻,踩在上面一步一个脚印。脚踝晒的麻麻的,轻微的刺痛,感觉有些肿胀湿沉的舒服。贪婪的呼吸着温暖清新的空气,再也不...

阅读全文>>

   

伶仃果园

最美的年华莫过于青春,每个生命的青春同样的精彩,唯独不同的是,有的持久,有的却短暂,朝菌只存于朔,蟪蛄只焕一春,人的青春不过也只有那六七载的年华,青春在十六岁的花季绽出花蕊,十七岁的雨季展开枝叶,在年轻鲜血滋养下,在岁月里飘香。 题记每个年轻的生命,都仿佛是一片尚未耕耘的肥沃土地...

阅读全文>>

   

李夭

我是喜欢李树的,十多年前,我家的院前就有两棵李树,它们并排在坎边,中间有一个大石头隔着。听说那个大石头是历来就在那里的,李树是后来种上的。李树都长那么大,连双手都环抱不过来了,那石头依旧那么大,依旧一点也不见长!父亲是石匠,以前想过要打它,但后来找了风水师说它主宰着风水,父亲也就...

阅读全文>>

   

如与春天相约

留住我的不是院里那株满树莹洁结盏的玉兰,也不是白墙黑瓦和门楣上桃符渐褪的胭脂色,而是那满院井立的扫帚。足足有几百把扫帚吧,分拥在这小院,排箫一般,任凭风的唇来吹。那静谧的曲子如春天里第一张走过田野的犁,小心而感激的翻出了今年的第一捧新泥;柳树上的新绿要远远的才看得见,像绿绿的雾的...

阅读全文>>

   

老屋里的元宵节

记忆中每份的片段都是和老屋分不开的,元宵节是团圆的日子,是甜蜜的日子,也是个挂灯笼的日子。那个时候,家里并不富裕,元宵节妈妈会给我们做汤圆,姐姐帮忙,我就在旁边馋馋的看着,花生,芝麻,白糖做馅,圆圆的面皮包起来,我总是迫不及待让妈妈多做点,爸爸是个乐天派,提议让大家吃汤圆中奖红包...

阅读全文>>

   

故乡小憩

七月,蓼花红,木槿朝荣,泥土的芳香和乡村的悠静,让人沉醉。我喜欢这里的悠仙美地,这里也一直是我所向往地方。只可惜因所迫,整日在都市里打拼,以至于这份悠然自得,只能在心里憧憬。倘若不是因为这次故土的核桃无人去下,我恐怕也很难有机会全身心的去细细品味这份乡村情调。故居久未人住,院里门...

阅读全文>>

   

迟到的春天

那是一个秋高气爽的时节,整个大地被金黄色的稻田妆饰得无比的美丽多娇,田边的小河慢慢地流,山间的小鸟在稻田上空来回飞,蓝天白云下,帅哥美女们戴着各式的太阳帽正在忙碌着收稻谷。在这个美好的时节,又是各类学校开学的时节,杰和娟既是同一村的人,又是同一高中的同学。毕业后,杰和娟都同时考进...

阅读全文>>

   

早餐

日隆镇 位于四姑娘山山脚下,海拔3200米。这里的确是个令人难忘的地方,我得承认。每当想起这个小镇总有一种愉悦、舒心、满足之感,说来也怪,在这里所经历的事就连最细小的枝节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历历在目。我时常想起这里,次次都能在回忆中获得新的感受,每当此时,那种美妙温馨的快感便油然而...

阅读全文>>

   

门前那条石头路

门前那条石头路,不到三米宽,有五十多米长,一头连接中学的校门,一头与另一条石头路成T字形。从我家门前经过的一段路是平坦的,与中学门口连接的有一路,是上坡路,记得我们家所处地名叫龙门岭,这个岭不知道是不是指的就是这个坡,如果是,那中学的门就是龙门,因为这个中学,是当时我们县最好的中...

阅读全文>>

   

谁道人往高处走

平生喜欢下棋,而且是围棋。在今人眼中,玩围棋人必高雅,或者至少受过高等教育。象棋可以有民间高手,而围棋却没有农民江湖。弈棋三十载,棋技没什么进步,棋艺也不谈不上如何高超。网上测试,也就业五水平。在这二十余万人的小县城,进前十没问题,进前五须努力,进前三看运气。以前没有网络平台,弈...

阅读全文>>

©点滴记忆 | Powered by EMLOG | 返回顶部↑